《蕪菁雜誌專欄》賺錢只是其次!中國要的是種族滅絕 – 芋傳媒 TaroNews

《蕪菁雜誌專欄》賺錢只是其次!中國要的是種族滅絕 – 芋傳媒 TaroNews

在雲林縣政府工作的某位林先生(還是我記錯了?),積極發文章為中國新疆的棉花產銷政策辯護。結果被發現他引用的圖片,來自於澳洲某棉花供應商的官網。一時之間被網民笑掉大牙。​我倒無意去追究林先生論述得正不正確。新疆有沒有像他說的,使用無人機與大型機具來生產棉花?我相信一定有。但要用這一點為中共政權開脫、證明新疆沒有強制勞動的情形?我看是扯淡。​我們要清楚一點就是,強制維族人民下田勞動這件事,它的主要目的從來就不是賺錢,而是營造一個集中控制維吾爾人的「巨大露天監獄」的環境。

用非人道的強制勞動,讓維吾爾人失去思考、反抗,甚至是繁殖的能力。

讓維吾爾人下棉花田勞動,其經濟成本未必低得過無人機和大型機具。但暴虐的中共支納粹政權,要的是種族隔離、種族滅絕的政治效果,至於賺不賺錢只是其次;只要棉花賣的錢能夠部份抵消高昂的維穩成本,對支納粹來說就算是賺到了。

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2020 年 1 月 8 日公布 2019 年中國報告,指中國在新疆的作為已構成「違反人道罪」。報告發表會上多名維吾爾族人高舉遭拘禁的家人照片,盼獲得外界關注。圖片來源:中央社

​更進一步說,下游的紡織業與成衣業,即使再怎麼機械化、自動化,仍然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。這些環節才是維吾爾再教育營最有利可圖的地方。​而且集中營強制勞動這件事,還可以成為獨裁政權與惡德商人之間利益輸送的渠道。要知道築起一座座高牆堡壘,把數百萬人關起來,再僱用數以萬計的維穩人員(說穿了就是獄卒)來管教,對政府來說其實是個很大的負擔。這時如果有個(通常是新疆建設兵團高官子女的)惡德商人來,說「你就把再教育的任務外包給我吧!就算還是得貼我一點經費,這肯定比你政府自己搞集中營更便宜。如果算盤打得響,說不定我還可以上繳一點利益呢!二戰時期德國的集中營就是這麼一回事。​

「勞動帶來自由」(德語:Arbeit macht frei)是源於德國的一句口號,該口號在十九世紀時開始流行,因被納粹用來鑲嵌於納粹集中營的入口而別具意義。圖片來源:取自 蕪菁雜誌 臉書

理解到這一點,就知道林先生的文章,其實是一種巧妙的偷換概念話術。

他以「新疆有無人機與大型機具的棉花農業,人力勞動沒有市場」的論述,來偷渡「護航中國奴役維吾爾人行為」的政治訊息。

而真相更可能是,新疆有機械化的棉花農業沒錯,但同時也對維吾爾人實施強制勞動,而且後者是中共貼錢也要做,為的是讓維吾爾人在極其繁重而危險的勞動條件下,漸漸喪失思考、反抗與傳承的能力。​林先生的邏輯其實很薄弱。​林先生的言論也讓我相當不解。照理說台灣不產棉花,就算林先生背後代表了雲林張家的農業利益,新疆棉花這件事,跟台灣基本上也八竿子打不著邊。林先生何苦冒天下輿論之大不韙,為這件與台灣毫無瓜葛的事情,花這麼大力氣去做梗圖與偷換概念呢?​​但令人不安的是,台灣有很多人買單林先生的論述。這篇文章有近千次分享;稍微往裡頭研究,近千位分享者裡,除了韓粉為主力,也不乏柯粉與小清新色彩的吃瓜群眾。而且不少都好像撿到寶了一樣,以能夠用(看似很專業但其實是偷換概念的)農業論述來反駁台派為光榮。​用偷換概念的方式,來為中共政權的惡行做掩護,而且在這狼狽為奸的行動裡,還生出了信仰與光榮感來,台灣某些文丑的下限,真的是令我們傻眼。​但這種偽專業的論述,很能抓住一批政治小清新的胃口。有些小清新吃瓜群眾,要他拉下面子直接認同中共,可能不太容易。但是這種偽專業的論述,能夠滿足小清新的優越感,讓他們有裝逼的理論基礎。​只要功夫深、鐵杵磨成針。久而久之,總會有一些人,從心無定見被拉到討厭台灣,再從討厭台灣被拉到了反美,再從反美拉到了親中,再從親中拉到信仰中共,再從信仰中共拉到破壞台灣的光譜上。我們不得不承認,林先生作為中共大外宣策略的一環,確實達成了相當的效果。

原文出自蕪菁雜誌臉書,芋傳媒經授權轉載。

眼前是出賣民主的政治人物與洗腦造神的媒體,背後是滿不在乎國家命運的社會大眾。您,是否覺得心裡有股揮之不去的「亡國感」呢?我們與您有著一樣的想法。我們,是一群平凡的上班族小編,用自己的常識與生活經驗,書寫對這塊土地、這個國家的情感、期許與焦慮。我們沒有政黨出錢,沒有政治勢力的指揮,沒有複雜的論述架構,只有一個簡單的理念:守護民主台灣,給下一代一個更好的國家。

台灣,加油!

最新文章